先进模范 当前位置:首页 > 先进模范
 
像朋友一样对待病人【图】——记台州医院放疗科副主任医师邵明海
来源: 文化中心   作者: 朱小敏   发布日期: 2014-06-09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邵明海(左二)查房认真聆听患者讲述

     本网讯(文化中心 朱小敏)“邵医生,人好得很,很有耐心!”
    “邵医生看病很仔细,待病人很好的。”
    “我问邵医生病情,他从来都没有不耐烦。”仙居患者7床张女士的弟弟说,医院工作这么忙,他还能这么好脾气,真是不容易。
    一说起邵明海医生,放疗科病房里响起一片赞美声。
    究竟是怎么样的医生,能让病人都为他竖起大拇指呢!

    邵明海:“你有什么疑问?”

    “你是昨天刚住进来的吧?不要担心,昨天我已经和王医生看过你的病历和CT报告了,今天将进行第一次放疗。”
    “放疗第一次做的时间比较长,可能要20分钟左右,因为医生需要进行位置验证,这样治疗的效果更好些。”
    “放疗不会疼,但可能会产生一些副作用,如果有什么不舒服要及时跟我们说。”
    “你有什么疑问吗?”
    ……
    5月21日上午,放疗科病房里,邵明海副主任医师正在查房,他仔细地和病人讲述病情。
    “你有什么疑问?”一句简单的问话,拉近了医生与病人之间的距离。
    王阿姨连声说:“谢谢,这个医生真不错。”
    邵明海说,科室住的都是癌症病人,大部分人都很难接受自己的病情,跟他们详细地说明情况,让病人树立起信心,配合治疗,其实是方便了我们自己的工作。
    “昨天晚上他们乱插队,我都要气死了。我就打电话给你了!”查房的时候,王大爷看到邵医生来,忍不住又抱怨了一回。
    原来由于病人多,有些病人治疗只能安排在晚上。王大爷原来是安排在8点做放疗的。在机房门口等待的时候,他发现有病人“插队”,一直到晚上9点还未轮到他。
    机房工作人员的解释他听不进去,一个电话就拨给了邵明海。
    邵明海向同事仔细了解了情况,原来是一名妇科肿瘤患者,需要憋尿进行放疗。当时她已经憋了很久,快要憋不住了,医生才让她“插队”。
    大爷听了邵明海的解释后,火气消了很多,接下来配合医生做了治疗。
    今天查房碰到了邵明海,大爷还是有点愤愤不平:这么大的医院应该多配几台机器才是。
    邵明海说:“由于医疗资源稀缺,一些癌症病人往往要排到晚上才能做治疗,一些病人因为没有床位只能住在外面的小宾馆。对于这些,我们也很不忍,但目前还没有更好的办法。很多病人还是很理解支持医生工作的,所以我们要对他们好些。”
    “大部分的病人都是配合的,我相信他们。”就是这样,邵明海获得了无数病人的尊重。

    病人:他批评得对!

    查完房,一走进医生站,就发现里面已经有好几位病人在等邵明海了。
    “阿婆,你终于来了,最近感觉怎么样?”一见到这位老病人,邵明海很高兴。
    邵明海说他上次还批评了阿婆。
    原来阿婆是一位乳腺癌患者,由于治疗的需要,出院后需服用激素。邵明海让其每周都必须来医院就诊,根据身体状况调整用药。
    但是阿婆嫌麻烦,自行就停药了。随后阿婆出现了胸闷气促的症状,这才急匆匆地赶来医院。
    邵明海看到阿婆的情况后,“狠狠”地批评了她和家人,让她必须每周到医院来就诊,有任何不适,要及时电话联系。
    “邵医生是个好人,他批评得对!”阿婆说,从来没有想到医生会对病人这么上心。
    与其他放疗科医生一样,邵明海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病人,让他们有事随时可以找他。
    邵明海说,他会根据病人的病情、文化程度、依从度等各方面来判断是否需要来复诊,一些离医院远的病人如果病情恢复不错、依从度较高,有时候就可以打个电话沟通一下,不需要舟车劳顿赶到医院。但是这位阿婆,依从性比较差,所以他选择了让她来医院复诊。
    “大部分的病人来电都是询问病情的。”在放疗科工作的16个年头里,他已经记不清接了多少个问询电话,多少次在梦中被吵醒。但是他还是继续把号码留给病人:“他们是真的有事才会找你!”
    “邵医生老实好!”9床的周先生年前在杭州进行了口底癌根治手术,舌头也被切除的他讲话已经含糊不清。但一说起邵医生,老先生就有点激动。
    “邵医生专门给我做了这个,让我做放疗的时候放到嘴里……”老先生让老伴从抽屉中取出邵医生给他配的“秘密武器”,原来是一只半截的针筒。
    护士那夕明说,老先生患的是口底癌,每次放射治疗的时间在10分钟左右,这么长的时间让老先生嘴巴都保持不变很难。为此,邵医生给了老先生准备了一个干净的针筒,放在嘴里。这样能让肿瘤得到更大幅度的放射照射,更好地保护正常组织。
    有个这样的“秘密武器”,老先生放疗很顺利,目前恢复得不错。
    6床的何先生10年前因为胸腺肿瘤住院。10年间,家里各种检查的片子装了整整一大箱。4月份,他病情复发住进了台州医院放疗科。
    邵明海为了详细了解他的病情,围着一大箱的检查结果看了半天。
    何先生说,从来没有见过做事情这么认真的医生。

    护士:从来没有看到病人投诉他

    放射治疗是现代医学治疗恶性肿瘤的有效手段之一,但放疗也是把双刃剑,在杀灭肿瘤细胞的同时,不可避免地损伤周围正常组织。如何在两者间找到一个最有利于患者的结点,一直是放疗科医生和物理师追寻的目标。
    “邵主任有个外号——海马哥!”物理师小汤说,人体脑部中有个区域叫“海马区”,这是影响人智商的关键部位;为了使得全脑放疗病人有较好的生活质量,邵主任每次为脑部放疗的病人定位CT,都会特别仔细地寻找小小的海马,将其勾画出来,给与剂量限定,让其尽量少接受辐射;有时为了靶区某一点低剂量,或者敏感器官部位某一点高剂量,他会反复要求物理师再次优化计划。
    “有时候我们烦了,邵主任就说,尽我们所能达到最大程度地消灭肿瘤,最大程度地保护正常组织,让病人有质量地生活,这是我们的责任。”小汤说,就是这样的信念,鼓励着大家关注治疗的细节,共同向癌魔宣战,挽救了一条又一条的生命。
    和他搭档的护士那夕明老师告诉记者这么一件事。
    2014年1月,一名鼻咽癌病人因为反复放化疗,身体比较虚弱,出现低钾血症,给予补钾中,病人心律失常,心律达260次/分。当天下午,心内科会诊处理后情况稍稍好转。
    但是邵医生不放心,那天晚上,他就留在了科室。
    “我也记得,那天我上前半夜,我看邵医生去看了病人好多回呢!”护士秦瑱瑱说道。
    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!
    37床是一名肺癌晚期的病人,住了一个月后情况未好转。一天,他的血色素下降到很低,需要输血治疗。大家觉得病人情况好转的几率不大,有些灰心。而且他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太好,不知是否会愿意继续治疗。
    “如果病人家里实在困难,那输血费我来出!”邵明海认为病人只有40多岁,不能放弃一线生机。
在他的鼓舞下,大家投入了紧张的救治中。经过全力救治,不久后,患者病情好转出院了。
    “我从来没有见过有病人投诉邵医生的。”那夕明说,在工作中,病人往往更相信医生,医生说一句,抵得上护士说十句。邵医生花了大量的时间与病人沟通,病人觉得受重视了,自然矛盾也少了。而且有了医生的铺垫,护士跟病人之间也更好沟通了。
    在采访结束时,邵明海站起来送记者离开。此时又有一位病人家属过来咨询,邵明海挽着他的肩膀,像朋友般关切地问他:“你的父亲这两天有没有好一点?”
    为什么病人都为他竖起大拇指,我想我找到了答案:像朋友一样对待病人!